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大神圈公司诉网易公司不正当竞争案下
大神圈公司诉网易公司不正当竞争案下
北京专打知识产权律师为您介绍:
因回函2中提及的三个关键词设置时间超出了大神圈公司主张三被告不正当竞争的第8 3 6 0、1 3 9 0 3号公证书取证时间,百度公司于2 0 1 7年1 0月1 3日再次回函(以下简称回函3),除了账户名称、设置的关键词及投放截止时间与回函1相同外,表示这三个关键词设置时间为2 0 1 6年3月2 9日,“微微一笑很倾城”展现2 1 7 9 3 5 8次,点击量1 1 9 3 8次,消费1 2 6 7 3。9 5元,其中wtse端展现3次,未产生点击和消费,其他展现、点击和消费蝎产生在PC端;“微微一笑很倾城”展现共计2 2 1 7 4次,点击量1 8 1 6次,消费2414. 07元,所有展现、点击和消费均产生在PC端;“贝微微”展现1 0 8 7 0次,点击量1 7次,消费19.9元,所有展现、点击、消费均产生在PC端。
对于实际设置关键词的情况,大神圈公司坚持认为三被告实际投放了四个关键词,并对百度公司回函中提出的推广截止时间为2 01 6年8月9日提出质疑。大神圈公司还表示,由于三被告在推广过程中将涉案四个关键词的匹配模式设置为“广泛或包含匹配模式”,从而导致用户搜索本案涉及的其他关键词时,《倩》手游官网的链接都以商业推广的形式展现在百度网站中。另外,三被告通过百度网站推广了《倩》手游官网和xqn. 163. com网站两个网站,根据大神圈公司了解的百度公司的推广规则,一个推广帐号仅针对一个网站,百度公司回函中提到的帐号具体推广了三被告的哪个网站不清楚。大神圈公司明确,其在本案中主张三被告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行为限于针对《倩》手游官网。
三被告认可百度公司回函的真实性,但表示应以第三份回函为准,该函中统计数据区分了移动端和PC端。网易杭州公司表示,其主观希望投放思恩客公司说明中的四个关键词,但根据百度公司回函显示,客观上仅投放成功三个关键词,这些关键词的展现和点击量极少;其未设置模糊匹配的模式,且一个百度推广帐号设置不同的关键词推广不同的网站是技术上可行的。三被告同时确认《倩》手游官网与xqn. 16 3.com网站分别指向《倩女幽魂))游戏的手游版和端游版。
三被告表示,苹果应用商店排名规则不同于百度推广,具体规则是保密的,可推测的因素包括软件名称介绍、用户息击数、好评数、下载量等,但不存在付费推广功能,因此就不存在设置推广关键词的行为。大神圈公司认可三被告对苹果应用商店排名规则的解释,但表示需要设置相关关键词及相应的软件描述才能搜索到相关软件。
此外,三被告还提交了网易数据共享平台查询页面,通过关键词营销用户数量变化主张“微微一笑很倾城”与《倩》手游的关联性不高。
六、关于大神圈公司主张的损失
为证明本案的经济损失,大神圈公司除了提交与杨艳之间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外,还提交了其向上海漫禾文化传播工作室支付高额版权许可费的银行付款回单。
大神圈公司表示,其为宣传推广《微》游戏,与北京景美广告有限公司订立了自开通百度账户起至2 0 1 8年8月11日止通过百度网站宣传推广的合同,并提交了银行付款回单证明该合同实际履行情况。三被告表示该合同与大神圈公司主张的损害之间没有关系,且三被告提交了网页打印件,证明市场上存在他人开发“微微一笑’’相关的网页游戏,因此大神圈公司即使存在损失,也不能归咎于三被告。
另,大神圈公司与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于2 01 6年4月2 8日订立了《民事委托代理合同》,约定就大神圈公司与网易公司之间的不正当竞争纠纷委托该所律师代理,首笔代理费3万元,决定启动诉讼程序前支付第二笔代理费3万元。后该所先后开具金额为3万元的两笔律师代理费发票。
大神圈公司还提交了北京市国立公证处开具的金额为4000元的公证费发票。
上述事实,有大神圈公司提交的《微》小说图书、合同、授权书、公证书、网页打印件、委托代理合同、发票等付款凭证,三被告捉交的合同、证明、邮件、剧照图、公证书、网页打印件等予以证明,百度公司回函及本院证据交换笔录、质证笔录、开庭笔录等亦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案中,大神圈公司主张三被告共同实施了五项不正当竞争行为:第一,在手机百度中设置了4个搜索关键词推广《倩》手游:“微微一笑很倾城手游”“微微一笑很倾城’’“贝微微”和“微傲一笑很倾城游戏一。第二,枉臼度搜索结果链搂名桶:中设置推广宣传词。第三,在被告经营的《倩》手游官网中使用“2 0 1 6最受欢迎玄幻手游”,并使用了人物名称“一笑奈何”。第四,在手机百度中搜索“微微一笑很倾城手’’“微微一笑很倾城游戏’’和“微微一笑很倾城柔情首测’’三个关键词获得的《倩》手游官网链接中编写宣传词“游戏特色:9千万玩家荐’’。第五,在苹果应用商店中设置“微微一笑很倾城手游”“微微一笑很倾城游戏”两个关键词。大神圈公司认为,其在本案中主张三被告的上述行为同时构成仿冒知名小说特有名称、知名小说人物特有名称以及虚假宣传。大神圈公司在本案中主张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和第九条,并称如法院认为无法适用这些条款,则主张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
三被告主要的抗辩理由,一是雷火公司设置了百度推广关键词、推广链接名称及描述,同时还设置了<倩》手游官网中的涉案宣传内容,这些行为与广州网易公司、网易杭州公司无关。二是霄火公司使用《微》电视剧元素宣传推广《倩》手游是经过了该剧制作方的合法授权,不构成不正当竞争。三是《倩》手游知名度高于大神圈公司开发的游戏知名度,雷火公司不存在主观故意。四是网易杭州公司是《倩》手游开发者,其虽然希望投放四个推广关键词,但客观上仅投放成功三个关键词。
本院归纳本案争议焦点有四项,第一是大神圈公司主张的涉案行为是否存在,第二是三被告是否为共同的涉案行为主体,第三是涉案行为是否对大神圈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第四是法律责任。
一、涉柒行为是否存在
本案中,大神圈公司主张三被告实施了五项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三被告根据百度公司回函表示雷火公司为《倩》手游官网仅投放了“微微一笑很倾城”“微微一笑很倾城游戏”和“贝微微”三个关键词,“微微一笑很倾城手游”未投放成功。三被告还以苹果应用商店不存在付费推广功能为由否认实施了大神圈公司主张的第五项不正当竞争行为。
对于为推广《倩》手游官网实际投放关键词的情况,本院认为,虽然思恩客公司作为百度推广服务代理商,出具说明表示涉案账户选择了“微微一笑很倾城”“微微一笑很倾城游戏”“贝微微’’和“微微一笑很倾城手游”四个关键词,但百度公司是实际提供搜索推广服务的主体,其三次回函均表示,涉案账户实际选择了前述四个关键词中除“微微一笑很倾城手游”之外的三个关键词,本院认为百度公司的意见更具有客观性,本院依法确认大神圈公司主张三被告的第一项行为涉及三个关键词“微微一笑很倾城”“微微一笑很倾城游戏’’和“贝微微’’。
对于第五项行为,大神圈公司也认可三被告关于苹果应用商店中座用软件排名规则的陈述,但表示需要对应用软件设置相关关键词及相应的软件描述才能使用户搜索到相关软件,并坚持主张三被告在苹果应用商店中设置了“微微一笑很倾城手游”“微微一笑很倾城游戏’’两个关键词。本院认为,在双方都认可苹果应用商店设置有不同于付费搜索推广服务排名规则,且现有证据无法直接体现在苹果应用商店中搜索“微微一笑很倾城手游”等出现《倩》手游排名第一或第二与三被告设置了:~微微一笑:i刚晚城手游”-‘微微一笑很倾城游戏”两个关键词相关的情况下,大神圈公司主张的此项行为,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因此,本院对大神圈公司主张三被告构成不正当竞争的第一项(第一项除投放“微微一笑很倾城手游”关键词)至第四项行为进行评述。
二、涉案行为主体
本案中,大神圈公司主张的第一项行为系在百度搜索引擎中设置推广《倩》手游的关键词,第二项、第四项行为系在百度搜索引擎中为《倩》手游官网链接设置宣传词,第三项行为系在《倩》手游官网上进行宣传。对此,大神圈公司主张三被告共同实施了上述行为。三被告予以否认,理由有网易杭州公司为《倩》手游开发方,雷火公司为该手游运营方并经营该游戏官网,大神圈公司主张的第一项至第四项行为均由雷火公司实施,与广州网易公司、网易杭州公司无关。
本院注意到,网易杭州公司与思恩客公司订立合同对通过百度网站上发布搜索排名广告作出约定,同时,雷火公司自认其设置了百度推广关键词、推广链接名称及描述,因此,冈易杭州公司与雷火公司应为大神圈公司主张的第一、二、四项行为共同的行为主体。此外,《倩》手游官网标注雷火公司版权所有,雷火公司自认其设置了该网站中涉案宣传内容,而广州网易公司为16 3.com网站经营者,因此,雷火公司与广州网易公司为第三项行为共同的行为主体。可见,三被告抗辩涉案行为与广州网易公司、网易杭州公司无关,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呆信。
三、涉案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大神圈公司经授权,取得了《微》小说作者授予的2 0 1 5年10月2 1日至2 0 1 7年10月2 0日期间将该小说改编为移动端游戏的独家权利,且大神圈公司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单独维权。同时,大神圈公司开发经营的《微》游戏已于2 0 1 6年6月开始宣传,于2 0 1 6年8月在安卓、苹果应用商店上线运营。因此,大神圈公司有权禁止其他经营者在其所获授权范围内将《微》小说改编为网络游戏,亦有权制止其他经营者在经营游戏过程中使用《微》小说相关元素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
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不得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入误解的虚假宣传。
本院分析大神圈公司主张的四项不正当竞争行为:
第一、二、四项行为中,网易杭州公司、雷火公司未取得“微》小说权利人授权的情况下,在百度搜索引擎中设置关键词“微微一笑很倾城”“徽微一笑很倾城游戏”为《倩》手游官网进行网络推广,用户在搜索前述关键词时,《倩》手游官网链接排名搜索结果第一项,并在《倩》手游官网链接名称中设置“微微一笑很倾城’’文字;同时,二者还对用于商业推广的《倩》手游官网链接设置含有“微微一笑很倾城”“顾漫”等小说相关文字的多个链接名称,网易杭州公司和雷火公司的上述行为,容易使用户误认为《倩》手游及其官网经营者取得了《微》小说权利人的授权或与该小说权利人相关,本院认定网易杭州公司和雷火公司的前述行为构成虚假宣传。另外,网易杭州公司与雷火公司在多个《倩》手游官网链接描述中注明“游戏特色:9千万玩家荐”,因本案并无证据证明《倩》手游获得了9千万玩家推荐,该宣传描述不符合客观事实,容易使人误认为该游戏玩家规模达到9千万,故本院认为该描述构成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
第三项行为中,广州网易公司与雷火公司在共同经营的 《倩》手游官网首页将《倩》手游宣传为“2 01 6最受欢迎的 玄幻手游,,,并在游戏主角人物旁标注“一笑奈何”,在无充分 证据证明((倩》手游为2 01 6年度最受欢迎的玄幻手游,同时, 在“一笑奈何,,为《微》小说主角人物名称,但无证据证明《倩》 手游经营者获得许可有权在《倩》手游宣传中使用《微》小说 人物名称“一笑奈何,,的情况下,本院认定广州网易公司与雷 火公司在涉案网站上的宣传行为构成虚假宣传。
第二项行为中,网易杭州公司与雷火公司还为推广《倩》 手游官网链接在百度搜索中将《微》小说主角人物名称“见微 微,,设置为关键词,在二者并未取得《微》小说权利人许可的 情况下,使用户搜索“贝微微”时,在搜索结果页面较为显著 的位置出现《倩》手游官网链接,属于对《微》小说有意搭便 车的行为,抢占了本应属于经《微》小说权利人授权将该小说 改编为游戏的大神圈公司的竞争优势,违反了经营者应当遵循 的诚实信用原则,构成不正当竞争。需要指出的是,因该行为主要发生在为推广《倩》手游的百度帐号中,网易杭州公司和雷火公司并未将该关键词设置于《倩》手游官网链接名称、描述等用户可见的搜索结果页面中,亦未用在《倩》手游官网中,用户仅在搜索“贝微微¨时能注意到涉菜官阌链接处于较为显著的搜索结果位置,不会发生用户的误解,故该行为不属于网易杭州公司和雷火公司使用“贝微微”所作的虚假宣传。
对于三被告否认侵权的理由,本院认为,关于网易杭州公司取得《微》电视剧制作方的合法授权,本院注意到,网易杭州公司与合润公司订立合同约定,合润公司保证制作方剧酷公司获得拍摄《微》小说为《微》电视剧的权利,网易杭州公司的“倩女幽魂”游戏为该剧唯一游戏植入合作品牌,合润公司为网易杭州公司提供《微》电视剧相关的权益主要包括海报授权及可以融合海报元素与其品牌元素的方式进行宣传设计,授权使用的范围包括网易杭州公司的官方网站、官方微博微信、游戏客户端内等。此后合润公司与剧酷公司订立合同约定剧酷公司负责在《微》电视剧中完成网易杭州公司品牌内容创制服务,并对合润公司的前述授权内容予以确认。本院认为,网易杭州公司与“微》电视剧制作方等所订合同,主要就《微》电视居0中植入网易杭州公司的相关游残,以及网易杭州公司有权使用《微》电视剧海报为其游戏品牌进行宣传作出约定,合润公司或剧酷公司并未明确授予网易杭州公司在经营《倩》手游的过程中使用《微》小说名称、主角人物名称等相关元素的权利,况且本案并无证据证明合润公司或剧酷公司享有将《微》小说相关元素授予三被告用于经营《倩》手游的权利,故三被告以其涉案行为取得《微》电视剧制作方合法授权的辩称,本院不予采信。至于三被告还提出大神圈公司仅获得将《微》小说改编为游戏的权利不包括改编小说名称、人物名称等小说元素权利的辩称,缺乏合理解释,本院亦不予采信。
另外,网易机州公到与合润公到所订合同附件五为《微》小说作者向网易杭州公司出具的剧酷公司享有将该小说改编并摄制为电视剧权利的书面确认,且网易杭州公司亦经授权取得《微》小说在网易云平台中传播的权利,因此,网易杭州公司明知《微》小说作者,亦有多种途径可联系并获得该小说权利人授权的情况下,未经许可即实施涉案行为,存在明显的主观过错。三被告提出《倩》手游知名度高于大神圈公司开发相关游戏的知名度,即否认存在主观故意的辩称,本院不予采信。
本案中,大神圈公司还主张三被告的涉案行为同时构成仿冒知名小说特有名称、知名小说人物特有名称。本院认为,大神圈公司系经《微》小说作者授权改编游戏的主体,并非该小说权利主体,不论《微》小说名称及小说人物名称是否构成知名小说特有名称及知名小说人物特有名称,在缺乏证据证明其享有该小说名称及小说人物名称相关权利的情况下,大神圈公司无权主张他人仿冒《微》小一说知名小说特有名称及知名小说人物名称,对大神圈公司的此项主张,奉院不予支持。此外,在本案部分诉争行为已经被认定构成虚假宣传的情况下,不宜再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原则条款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 网易杭州公司、雷火公司应停止在多个《倩》手游官网链接描述中注明“游戏特色:9千万玩家荐”的虚假宣传行为,广州网易公司、雷火公司亦应停止在《倩》手游官网首页将《倩》手游宣传为“2 01 6最受欢迎的玄幻手游”的虚假宣传行为,鉴于大神圈公司在诉讼中确认前述行为已停止,在无证据证明三被告上述两项虚假宣传行为直接对大神圈公司造成经济损失的情况下,本院对大神圈公司因这两项行为提出赔偿经济损失等请求不予支持。
网易杭州公司、雷火公司应当对以下虚假宣传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在百度搜索引擎中设置关键词“微微一笑很倾城”“微微一笑很倾城游戏”,并在这两个关键词所对应的《倩》手游官网链接名称中设置“微微一笑很倾城”文字;对用于商业推广的《倩》手游官网链接设置含有“微微一笑很倾城…c顾漫”等小说相关文字的多个链接名称。二者还应对以下不正当竞争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为推广《倩》手游官网链接在百度搜索中将《微》小说主角人物名称“贝微微”设置为关键词。
广州网易公司与雷火公司应对在《倩》手游官网中在游戏主角人物旁标注“一笑奈何”的虚假宣传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大神圈公司要求三被告应赔礼道歉,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赔偿损失,尽管大神圈公司提交了其为获得《微》小说改编权及宣传推广《微》游戏而支付相关费用以及部分宣传报道提及《倩》手游的市场影响力的证据,但这些证据无法证明与三被告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直接相关,在缺乏充分证据证啁大神圈公司的实际损失或被告的违法所得的情况下,本院酌情考虑以下因素:第一,《微》小说的知名度及市场价值较高,大神圈公司要取得该小说改编游戏的权利所付成本较高,但本案无证据证明大神圈公司经授权开发经营的《微》游戏知名度较高,用户规模较大;第二,三被告在宣传推广《倩》手游官网及《倩》手游过程中,在明知《微》小说作者的情况下,未经许可使用识别度较高的《微》小说名称及该小说主角人物名称,土观故意明显;第三,网易杭州公司及菌火公司为《倩》手游官网设置众多包含“微微一笑很倾城”文字的链接名称用于百度搜索推广;第四,网易杭州公司及雷火公司在百度搜索推广中设置涉案关键词的时间持续数月,且三被告自认《倩》手游官网中的宣传行为持续至2 0 1 7年4月,综合以上因素,本院认为大神圈公司提出的赔偿请求额过高,本院酌情降低为1 0 0万元。大神圈公司为本案所付合理费用,三被告应一并予以负担。考虑到网易杭州公司、雷火公司为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主要实施者,广州网易公司仅应对《倩》手游官网中在游戏主角人物旁标注“一笑奈何’’的虚假宣传行为承担赔偿责任,故本院对其承担赔偿损失的数额酌情予以降低。
综上,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九条、第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曰内,被告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被告网易(杭州)网络有限公司共同赔偿原告北京太神圈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 0 0万元及合理费用6.4万元,被告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对其中的1 0万元承担连带责任;
二、驳回原告北京大神圈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所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 4 1 8 0 0元,由原告北京大神圈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负担70000元,己交纳;由被告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被告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被告网易(杭州)网络有限公司共同负担7 1 8 0 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曹丽萍
审 判 员 张 璇
人民陪审员 梁铭全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刘珈彤


版权所有 | 北京律师在线网站